桜庭さいこ

~μ's❤️,嵐💚,sz❤️,飯~
主cp: all雅,shoriso,fmkn
A團以外都可以逆~
求勾搭.jpg

ずーっと一緒にね!(竹馬日/雅紀入社日賀文)

時差當根據著溫哥華時間來發!
超短注意(ㆁωㆁ*)
放棄打Tag…
私心二相www
大家竹馬日/雅紀入社日快樂!

「kazu醬!今天是我們相遇紀念日,一起出去逛逛嘛~」

相葉雙手捧著一大束玫瑰花,情緒高漲地說著。

「笨蛋,別花錢在這些東西上啦」

二宮邊說邊放下手中的遊戲機,把相葉手中的玫瑰拿開,再把人一下子抱進懷裡,在相葉耳邊說道

「反正以後的所有紀念日我也會跟你一起過的了,不用再買這些沒用的東西了,乖乖待在我身邊就好。」

相葉臉頰稍紅地乖乖點頭,看見戀人這麼可愛的反應,二宮笑了笑,繼續說道

「那你就別跟門把們和橫山風間他們走太近了喔」

「kazu醬吃醋了嘛~」

「バカ!うるさい!」

「フフフ」

今天二宮宅裡也是平和的一天~

哥哥們都成了一對對了怎麼辦?!

說好的要在東京嵐學開始前發,結果拖到現在…
首次打Tag
Ooc注意
有超微的Sk和最後有一點的fmkn我就不打tag了~

-------------------------------------------------------------------------------------
嵐學本番中…

 「佐藤君,你喜歡的人是誰啊?」本來和中島一起計畫好打算讓佐藤主動向松島告白一次的相葉借講解來拋梗

「相 葉 君~」完全不知道中島和相葉的計畫的佐藤卻給了一個出乎大家預料之外的答案

「欸欸?我嗎?」天然相葉的masaki.com運轉不來了

「哈哈哈哈」在全場觀眾大笑的同時櫻井式的bgm笑聲也響起了。

"勝利…這是台本而已吧?但是我還是有點失落啊,勝利沒有說我的名字…"松島雖然跟著大家一起大笑但心裡卻這樣想著,卻沒有發現佐藤向自己投來的目光

"這孩子該是在製造點綜藝效果而已吧…計畫都被打翻了(¯◇¯٥)"相葉向中島打了個眼色,心裡嘆了口氣

"勝利怎麼都不按(我的)套路走啊…"反思自己對於自家弟弟有什麼誤解的中島

嵐學中午場就這樣就結束了,然而,再兩場的嵐學之間的準備時間比較匆忙,大家也忙於處理嵐學的事後和事前處理而沒有談及這場有點意外的套路

嵐學晚上場本番

「部長!部長!」

「勝利!」

"啊...勝利和相葉君關係好得真快啊...相葉君都直接叫勝利的名字了...有點吃醋了啊..."在學生席的松島一邊看著一邊這麼想著

"怎麼我家雅紀和勝利突然熟悉得這麼快啊?明明下午的時候還在喊'佐藤君'的說(@ε@)"清楚知道下午場時相葉和中島的[告白計畫]的櫻井開始吃醋了

繼續講解實驗的相葉和佐藤此時還沒留意到台下某兩人的小心思,嵐學也繼續順利地進行著並完美結束了

嵐學結束後在嵐的休息室裡…

「雅紀,你和勝利那孩子什麼時候就這麼熟了?」櫻井一回到休息室就把相葉留下來問個究竟

「沒什麼啊,就是在剛才的空檔聊了一會兒罷了嘛~翔醬吃醋了?」

「才沒有啦!」

「翔醬別否認了啦!明明就是吃醋了嘛~反正也就是後輩啦,跟你和菊池君關係一樣的就對了嘛~」相葉的撒嬌模式又要上線了

「好啦!我現在真的沒在生氣啦!雖然剛才真的在吃醋了啦…嘛,現在一起去吃個飯再回家吧!」永遠無法拒絕相葉撒嬌的櫻井投降了

「嗯!那利達,Nino,松潤拜拜啦!」

「拜拜~」

兩人離開後的嵐休息室

「…怎麼今天這對情侶比我和利達走得好早啊?是不是呢J?」

「Nino…我想我應該再去買新的墨鏡了。大野桑…又睡著了啊…」

「…」

同一時間,sz從會場走到休息室途中

「瑪麗,今天勝利讓我很吃醋啊…」

「聰醬是說相葉君嗎?沒事的啦,勝利君很在乎聰醬的,就是會傲嬌而已嘛。而且今天勝利君的答案也是為了節目效果嘛,聰醬放鬆點吧!」瑪麗努力地安慰著tension明顯低了很多的松島

「嗯!我很快就沒事的了啦!謝謝你喔瑪麗。」松島勉強地露出了一個微笑

「那好吧,聰醬搞不定的話再找我吧!」知道松島不想自己太擔心,只好放他自己沉澱一下的瑪麗

佐藤這個時候才發現松島的不自然,放下自己的傲嬌想要向松島本人打聽一下但也只得到[自家戀人吃醋了]的結論。於是佐藤便決定放棄自己日常的傲嬌,先把自家小水豚哄回來再說

「聰,今天給相葉君的答案真的是套路而已啦,我喜歡的人只有你啊!先等我一起回去嘛~」Rajira Saturday練出來的嗎?

被平常超級傲嬌現在卻突然直球(其實是一定要把人哄回來)的佐藤嚇到了點,松島呆了呆才再回答「那先去吃飯再說吧」之後小狐狸和小水豚就一起離開休息室了。

再次回到嵐的休息室

「那潤君,我和中島先回去啦勝利和松島那兩個孩子應該都沒事了。 」

「那你們倆先走吧,情侶都這樣我懂的,」松本再次戴上自己的墨鏡,拍了一下瑪麗的肩膀

「…潤君,下次可以帶我去買墨鏡嗎?」

「好啊,晚點電郵繼續聊吧。久了自然會習慣的啦」

「嗯…」@

永遠17歲的尼尼生日快樂啊💛渡海醫生真帥💛

[短篇翻譯] 照本大爺說的做

看完gn翻過來的版本後,不得不感嘆我家西給的文筆真好啊(•ө•)♡我還是乖乖地負責看就好(別忘了你還沒有開始的生賀們

加藤家的仿聲鳥:

譯自加藤成亮。小說野性時代2016/8月號。


為了新版日劇「跳越時空的少女」而寫的致敬短篇小說。


到底想致敬筒井康隆還是致敬looper不得而知w


--




我所看到的我雙眼圓睜、下唇抖動、張口結舌地僵住了。我的手裡拿著PS2手把,電視畫面上太空戰士10的角色正在激烈戰鬥中,懷念的背景音樂在室內響著。雖然非常想要繼續沉浸在懷舊中,但首先不得不就現況說明一下。可是我的臉實在綠得可以,簡直是削弱我幹勁的最佳蠢樣。另一方面,即使這樣也討厭不了,果然還是出於對自我的感情吧。


驚嚇的我總算是開口,對我投來疑問。


「呃、那個、你是哪位?是說你從哪裡進來的?那個、我有點嚇到了。」


「也不意外啦。首先,你認得我嗎?」


「那個、不認得。」


「那你怕什麼?」


「不是、因為你突然從陽台進來、而且這裡是八樓、那個、拜託你不要殺我。」


試著哇!地大叫後,我就發出嘎啊啊啊的尖叫聲。


「不會殺你的。而且自己殺了自己,又不是『迴路殺手』。啊、但『迴路殺手』的話應該是我被殺才對吧。」


「迴路?」


啊,差點忘了,2001年迴路殺手還沒拍呢。


「沒什麼。是說剛剛我可是說了『自己殺了自己』,你沒聽見嗎?」


「聽到了。」


「也就是說我是——?」


「不知道。」


「白癡啊你!」


這大叔從剛剛開始到底在說什麼。啊…好恐怖,超恐怖的。我果然會被殺吧,我還不想死啊。不、老實說最近才被喜歡的人拒絕,在學校也稍微被排擠了,真正每天都在想著要不要從陽台跳樓自殺算了,但果然還是不想死。不過比起自殺還是被殺比較輕鬆吧,但如果是被這莫名其妙的大叔給殺了我可不要。留著長頭髮、蓄著鬍子、身體骨瘦如柴、雖然不髒但是臉上痣也太多了吧……咦?痣長在跟我一樣的位置。




「終於理解了嗎少年。我就是二十年後的你,穿越時空而來的大叔。你覺得我看起來很噁心吧,非常遺憾你以後就是長這個樣子。喂、露出那什麼嫌棄臉,沒辦法啊,還是快點接受現實吧。我從以前就是這樣,反正現在還不就是被小美紀拒絕而在電動裡逃避現實吧?明明暑假作業都還沒寫完,現在可是早上四點,還不快去睡覺啊死小鬼。但我話說在前頭,努力寫完暑假作業的話,最後還是會被佐佐木和遠藤撕破丟進馬桶,根本沒意義。就算是這樣也要給我去寫,笨蛋就要像笨蛋一樣努力。」




不敢置信。『穿越時空』這種時間跳躍的設定裡,一個世界不能同時存在兩個相同的人,在穿越時空方面筒井康隆老師不可能會搞錯,這個人是騙子!


但是這大叔說中了美紀的事,為什麼他會知道?不不、這種小事只要調查一下就知道了吧。一定是哪個朋友說溜嘴了。




「也不要再用喜歡的人的名字來給勇者鬥惡龍的主角取名了,你也不喜歡每次被甩就要重玩吧。」


嗚哇,好丟臉。這件事應該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的,為什麼會被發現?


仔細看看大叔的臉,這麼一說的確是和我有點相像。與其說是像我,不如說是像我爸,但我跟老爸長得一模一樣,所以這個人也許真的是未來的我也不一定。


我半信半疑地問。


「那個…我以後…是怎樣的人啊?」


這傢伙有沒有搞錯。


「我說你啊,是認真的嗎?第一個問題竟然是這個?不應該先問『未來的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嗎?問什麼『將來的自己是怎樣的人』什麼的,為什麼是這麼抽象的問題。真是的,我實在太沒天分了,我簡直被我自己給震驚了,乾脆回去算了。」


完了完了,好像激怒他了。我應該不是這麼容易抓狂的人才對。


我對著自稱是我的人下跪。


「請等一下,是我不好。為什麼從未來、那個、是怎麼從未來過來的?」


「說來話長,我也有很多事搞不太清楚啊。工作累了一天回家,發現房裡有一隻小瓢蟲,從窗戶趕出去之後又飛進來,所以又從窗戶把蟲趕出去,但還是飛了回來。然後又把牠趕出去,就這樣重複大概二十次吧,那隻瓢蟲突然變成像蝴蝶一樣,頭頂上長出洋蔥來。」




「未來的我竟然是個嗑藥的……」


「我雖然落魄但還沒到碰毒的地步,絕對沒有。根本連買毒品的錢都沒有,所以這不是幻覺。那顆洋蔥說話了:『現在就讓你穿越時空吧。』我知道,一般是不會相信這種鬼話的,但是瓢蟲變成蝴蝶又長出洋蔥來耶,然後它又這樣說了:『但回到過去也無法改變現在的你。』類似這種話,我也很想說明清楚,可是洋蔥說的內容太難了我完全無法理解,總之,我穿越時空所見到的我是完全不同的人,就算改變過去也無法改變我現在的狀況。但去了未來的話就能知道未來的人生遭遇,回來之後有活用到人生中的可能性,所以大家好像都會選擇去未來。我可是煩惱了好一陣子才決定回來過去的。」


「為什麼?」


「的確我的人生實在爛透了,但我不能接受看了未來慢慢修正。這不就是拿著攻略打RPG嗎。無聊死了,毫無意義。是我的話應該懂吧?」


「可以理解。」


「那現在開始就是正題了,要說為什麼我會來見你呢,可以預知未來然後活用到現在的話,就表示也可以回到過去把未來的事告訴你吧,所以我來給你點建議。」


「可是我不想知道未來啊,我討厭看攻略打RPG。」


我被我自己給賞了一巴掌。


「閉嘴。我可是為你著想才說的,你應該感謝我吧,講話啊。」


「是。」


「為什麼會選這個時間,因為我的人生就是被這個國二的夏天搞得一團糟。」


「真的假的?」


「明天,我會去涉谷對吧。」


「對,要去買新發售的遊戲。」


「在那裡會碰到演員事務所的星探。」


「哇喔。」


「玩票性質加入之後很不可思議地一帆風順,隔年就被拔擢演了校園連續劇,而且是挺醒目的角色。」


「耶~」


「但是那就已經是人生巔峰了。工作太開心的我不顧周圍反對放棄升學一頭栽進演藝活動裡,但哀傷的是工作卻不斷減少,後來就整天喝酒、偷東西、和人幹架過日子。」


「我才不會那樣。」


「很可惜人是會變的。過了二十歲左右就被事務所開除,但是忘不了巔峰時的感覺死咬著演藝圈不放,搞笑藝人啦、舞台劇演員啦、樂團之類的什麼都試過了全闖不出什麼名堂來,過著每天在卡拉OK打工的日子。恐怕我的人生就會一直這樣下去吧,勉強苦中作樂還可以,可是絕對不會成功。很可悲吧,我了解的。」




腫著臉頰的我不知不覺哭了,鼻水希溜希溜地流。


「直接說結論。明天不要去涉谷,或是拒絕那個星探。」


「我想上電視。」


「勸你算了,當時雖然開心,但毫無未來。」


「我會去念高中的,拜託你。」


「我的事我最清楚。好好念書,然後去念三谷原高中!」


「沒辦法的,那裏超難考耶。」


「現在開始還來得及。雖然還沒公佈,但明年開始三谷原高中會增加入學名額,比我還笨的傢伙都考上了一堆,所以現在開始沒問題。在那裡高中出道吧!高中生的我很適合棕髮,所以去染個髮吧。還有意外地其實有點網球才能,所以去加入網球社吧。三谷原高中雖然有直升大學,但是去考別的學校吧,我差不多該念大學的時候他們有個同好會出了點事,所以後來三谷原大學的形象變糟了,我推薦赤川大學。現在雖然不怎麼樣,之後會突然急起直追,偏差值也會上升,不過考大學的時候總會有辦法的吧。工作就隨你便吧,那之後就不是我能指點的範疇了。」


「我知道了神明大人。」


「嗯,要變得幸福喔。」


剛開始還覺得髒,現在卻越看越像神明的樣子了。應該是耶穌嗎?外型也有點像,雖然我沒看過本人。




神明大人說著「再見啦。」突然從書桌上抓起自動鉛筆,拔掉PS2的電線抱起主機從陽台跳了出去。電動被拿走的憤怒和從八樓跳下去的衝擊讓我陷入恐慌,跑到陽台欄杆邊往下看,下面什麼人也沒有,只散落著自動筆和PS2的機殼。


那之後我繼續思考著。那位神明大人說的是正確的嗎?就算是真的,我還是想上電視。就算只有一時也好想被人尖叫簇擁,不過我不想過像那位神明一樣的人生。


想著想著就進入熟睡,醒來時已經是隔天晚上了,結果我還是沒能去涉谷。因此我一咬牙進了升學補習班拼命念書,暑假結束後,作業被佐佐木和遠藤給丟了,所以神明大人說的果然是正確的。高中勉強考進了三谷原,染了頭髮加入網球社之後,中學生活就像是假的一樣,我變成了非常受歡迎的人,高中二年級就脫處了。大學考試雖然麻煩,還是照神明說的考了赤川大學,順利合格。二十歲的時候,三谷原大學某個同好會發生強暴事件成為了社會問題,但跟我毫無關係。


歌頌著校園生活,求職也拿到有名廣告行銷公司的內定,二十多歲時順利被提拔,二十八歲就結婚成為兩個孩子的爸爸。




然後我到了三十四歲的年紀。跟那時候來到我面前的神明同年,可是看著鏡子我卻跟那時候的神明長得說像又不像。痣倒是增加了。人生改變了之後連長相也會不一樣,這是只有我才知道的新發現。


說個題外話,那時候神明說的迴路殺手,過了十年以上我才知道原來是電影。大家說有趣我就去看了,跟自己的遭遇重疊所以實在讓人享受不起來,這是我唯一怨恨神明大人的一點。


但很好,我很幸福。


和公司同事一起慶祝案子成功的慶功酒會結束後,我半醉著回家,玄關有一隻瓢蟲在那。輕輕放到外面又回來,那隻瓢蟲卻出現在跟剛才同一個位置,就這樣重複二十次之後,瓢蟲化為蝴蝶,頭上長出了芹菜。


咦?不是洋蔥嗎?




芹菜開始說話。那時神明說太艱深聽不懂的內容,其實並沒有那麼深奧。這個宇宙有無數時間軸,比如說,一秒之前的時間軸和現在,和一秒之後的時間軸全都是可以平行存在的獨立事物。因此每個時間軸的我,也都是獨立的存在,可以說是完全不同的人。這東西只有在神明的那個世界會顯現為洋蔥,也只有在這個世界會變成芹菜,就算和不同時間軸的自己面對面、干涉那邊的發展,也不會發生扭曲,自己的過去不會改變,所以更不會產生時空悖論。洋蔥和芹菜們所擁有的就是在這些平行時空中自由來去的能力。


哪裡難懂了啊神明大人。不過那位神明大人只有國中畢業而已也沒辦法。


我如此拜託芹菜:「可以去找那時候來見我的自己嗎?也就是比現在大二十歲的我。想去道個謝。」聽完後芹菜回答:「我知道了。」它用像是尖聲又像是高傲地,彷彿擦開火柴時發出的聲音說。




「要回來的話請帶著下列物品從高處跳下來。如此一來便能回到這個時間軸。」


「我知道了。」


「那麼我要說了。1、勇氣。2、希望。3、愛。4、慈悲。5、妒意。6、痛楚。7、諷刺。8、野性。9、電路板。10、和製英語。請抱著這十樣東西一口氣往下跳。」


「欸?」




乒地一響,我就已經坐在河岸了,是小時候常來玩耍的地方。我猜想二十年之後科學技術應該已經十分進步了,但這河岸的樣子幾乎沒有改變。徐徐的風吹在皮膚上,遠方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見。


「是誰?」


從後方傳來的聲音讓我不由自主地叫出聲,就這麼蹲到地上。


回過頭,一頭長髮留著像仙人般鬍鬚的大叔站在那裏。


「莫非是…我嗎?是吧?」


男人睜大了混濁的雙眼。


「是我嗎?你這傢伙是我嗎?」


「是的,就是我。托你的福我過得非常幸福,真的很感謝你。對我來說你就像神明一樣,除了感謝以外不知道還能說什麼。神明大人,真的謝謝你了。」


正座著這麼說完,神明的雙肩抖動了起來。


「就只有你這傢伙得到幸福。」


這個死小鬼,是特地來損我的嗎?可惡。你在幸福的時候我過著哪種人生你知道嗎?果然還是應該去未來的,救了這種傢伙對我一點意義也沒有。在這怒火中燒也沒用,我要殺了他,反正也沒剩下多少人生可活了。殺了這傢伙,我也去死。至少做這點是沒關係的吧,神明大人。


「欸?」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回過神來我已經被神明掐住脖子,太過驚嚇而無法掙扎。為什麼?無法呼吸。不要,我不想死。不要殺我。明明過得那麼幸福的,不想在這裡死掉。


遠去的意識中,我抓住手邊的石頭,朝神明的腦門猛力砸下去。掐住脖子的手瞬間沒了力氣,神明倒在我的腳邊。


我殺了我自己。像『迴路殺手』一樣。


快,要快點回去。


那個、需要什麼東西來著?


幾乎全都不記得了,但去除掉概念性和觀念性的東西以外,必要的就只有電路板和和製英語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神明大人並不是為了讓我不打電動才抱著PS2跳樓的,而是因為主機電路板是必要的東西,搶走自動鉛筆也是為了和製英文吧。多麼自私的行為。真令人火大。


我用力踹了躺在河邊的神明一腳,彎下身尋找電路板和和製英語。


和製英語有鑰匙圈已經可以過關了,電路板的話只要有手機就解決了,可是神明身上似乎沒有類似的東西。


再踹了他一腳之後我在河邊走了起來,翻找含有電路板的垃圾。有個類似扁平壓克力板的東西往下掉,在我拿起來瞬間發出炫目的光線,然後半空中突然出現了顯示螢幕。我想應該是這世界的電腦還是電視之類的吧,很引人好奇,但我想快點回去。


不太明白原理,但這種機器不可能沒有使用電路板。


我兩手握著鑰匙圈和扁平的機器,尋找可以跳下來的地方。但是這周遭太暗了看不清楚,附近又沒有像那樣的地方。


只有河而已。




抱著和製英語和電路板的我,閉上眼努力想像著勇氣啊、愛啦、諷刺啦還有有的沒的,跳進了河裡。


河水很冷。但很舒服。


我在水中滾了一圈,耳邊響起波波聲。


想著差不多該回到原來的世界了吧而睜開眼,發現自己正像隻海獺一樣浮在水面上。


滿天星光熠熠生輝。


宇宙如此廣闊。


宇宙似乎不只一個。


其他宇宙裡一定也有我的存在。許多的我摩肩擦踵擠在一起。




喂!別隨便吃我的冰棒!


那是我去夏威夷的時候發生的事……


我不就是這種人嗎?


喂喂?是我是我。


最近我的朋友變得敢吃香菜了呢。


是我就會這麼說。


我的孫子終於會叫爺爺了喔。


.,[s$%#v我啊dgV#^^%TYD%G我…$HSYWGS&([NKU^






啊、有流星。










--


[註]


和製英語:自動鉛筆在日文中念為sharp pencil,英文應為mechanical pencil。鑰匙圈日文念為key holder,英文為key ring,皆為日語自創的日式英文。


--




中學進了演藝圈馬上演了校園連續劇但後來不順的人……好像很熟悉?


高中染了茶髮加入網球部去了好大學的人……好像也很熟悉?




據說是先生用三個小時一口氣寫完的,很有趣所以也用了兩個晚上一口氣翻完,希望他多寫寫這種扯淡吐槽又有點意思的風格。



[SA] 翔桑36歲生賀❤❤❤❤❤

新手注意!!!
OOC預警
各種雷預警
接受得到的話請繼續看吧(比心
其實我也想不到該起什麼名字😂

「雅紀…」櫻井在床上踭了踭,發現身邊只剩下一個被團。櫻井一下子就清醒過來了,剛下床打算敲一敲緊閉的洗手間門時,門鐘就響起了。

「欸?Nino,松潤?你們…」

櫻井一開門,拿著一個裝了些衣服的膠袋的二宮便直接衝進屋裏,直奔洗手間。本來站在二宮身後,現在一臉黑線的松本則在進屋後關好門,再把一臉錯愕的櫻井拖進客廳「翔桑,我先跟你解釋一下狀況,利達也該正在趕過來了。」

另一邊廂,「相葉氏!開門!」小尖嗓響起了

洗手間的門開了一點點,接著有一隻手從洗手間裡伸了出來,拿走了二宮手中的袋子後便很快收回來並把門關上。

過了幾分鐘,相葉終於從洗手間裡走出來了。先無視掉櫻井完全呆了的表情,相葉看到末子組呆了呆後一臉惡作劇成功的迷之微笑已經秒速臉紅+炸毛了。「Nino!松潤!為啥要拿這件女僕裝給我穿啦!很哈子卡西啦~」
末子os:怎麼我現在才發現原來我家竹馬(三哥)女裝這麼好看啊!(・ัω・ั)(・ัω・ั)

櫻井終於回過神來,忍著快要噴出來的鼻血,跑到房間去從衣櫥裡拿了一件大衣出來把自家雅紀穿著,盯了末子兩人一眼。畢竟現在相葉雖然比櫻井還矮了半個頭,但仍然是有模特一樣的身材啊!加上又害羞得臉也紅通通的,讓櫻井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太好了,這麼可愛的戀人當然不能讓其他人看到了!
末子組:切,獨佔欲真強(・へ・)(・へ・)

在等侯利達從海上趕過來的時間,四個人就一直再玩抽鬼牌。然後就讓最弱王相葉去為大家準備午餐,櫻井也很熱心的跟過去了。

就在四人正要開吃的時候,門鐘又再一次響起了。「啊,利達你來了啦。」「嗯,相葉醬怎…おお!かわいい♡」櫻井聽到後便立即跑去把相葉身上的大衣扣好。「もう…潤醬可以幫我買些正常點的衣服嗎?我真的不想再穿上這件女僕裝了啦~何時才可以變回來啊(T◇T)」大野摸了摸相葉的頭毛,毫不意外地獲得了櫻井充滿敵意的眼神一個「我已經吩咐了經理人把這週的錄影都給延遲了,這幾天我們先靜觀其變吧。Nino,松潤我們先回去吧。翔君,相葉醬,放鬆一點吧,很快會沒事的。」「嗯!那拜拜!」「拜拜」

送走團員們後,相葉便以很熱為由把櫻井給她穿上的大衣脫下來了,就走到廚房去做晚餐了。櫻井看著在廚房內忙碌的相葉,還是情不自禁地走了過去從背後摟住了相葉。

「翔醬?」

「我的まーやん小女僕~少爺我現在很餓喔~」

櫻井在相葉耳邊低聲說道,看到她的臉有點紅紅的又忍不住繼續逗她了。

「那翔少爺請多等一下咯,雅紀會盡快為少爺準備晚餐的喔~」

聽到戀人的話就陪他玩一下女僕play的相葉。

「但是我想吃的是你喔~」

得到回應的櫻井已經忍不住直接把相葉公主抱會房間了~

「嘩!翔醬!放我下來啦!我還要做飯啦!」

變成女兒身的相葉身高和力氣也打了個折,根本反抗不了。雖然她除了嘴在說以外也怎麼反抗就對了。

「不要緊啦~我會叫外賣的了,小女僕還是乖乖地讓我吃吧~!」

由於寶寶我不會開車,這一段有機會的話我再回來寫吧~

過了兩天…

「翔醬!翔醬!我變回來了!」

櫻井一早就被自家的戀人搖來搖去,意識君回來了後就看到自家寶貝終於變回男兒身了。雖然身上穿的還是女裝(^o^;)

「真的呢!我的雅紀變回男兒身了,那先讓我親一下好了~♡」

說畢就把相葉壓在床上來個長吻

「翔醬!現在還是大白天啦!」大兔子害羞得炸毛了

「まーやん,別忘記智君可幫我們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期呢~那我就繼續咯~」

----------------------------------------------------------------------------------翔さん、36歳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

【拔水仙】貴族x雅子

重度ooc
繁體注意
第一次發文,不厭棄的話再點進來吧
沒有車,只是要點懶去把evernote的東西搬過來而已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52/sh/209de545-a0a6-4cc6-82a6-f78c3bf7f697/55bb6647d6e1eb014a072d1b5abd4ce5
愛拔醬生日快樂💚
連自己也不敢打Tag 😅